乌合之众

  1. 人在智力上相差很大,却会有非常相似的本能和感情。在感情方面,宗教感情、政治感情、道德感情以及爱憎方面,最杰出的人物也不见得比最普通的人做得更好。

  2. 在集体心理中,个人的智力差异削弱了,个性也消失了。异质淹没在同质中,无意识的特点占了上风。

  3. 正是这种被变成共性的普通品质告诉我们,群体永远无法完成要求知识水平较高的事情。
  4. 只要他属于有组织的群体中的一员,他就在文明的阶梯上倒退了好几步。一人独处时,他可能是一个有教养的人;在群体当中,他便成了一个野蛮人,一个凭本能行事的人。他会变得无法自控,充满暴力,凶猛残暴,随心所欲,容易冲动,具有原始人那样的英雄主义,很容易受语言和形象的影响——群体中的个人如果一人独处,就丝毫不会受到这样的影响——做出与自己的利益和习惯完全相反的事情。群体中的个人是沙漠中的一粒沙子,风想把它吹到哪里就可以吹到哪里。
  5. 群体在智力上总是劣于独处的个人,不过,从情感的角度以及这种情感引起的行为来看,群体会根据情况的不同表现得更好或更糟。一切都取决于群体被暗示的方式。
  6. 独处的个人能控制自己的反应能力,而群体却缺乏这种能力。
  7. 集体观察是错误率最高的,它往往只是某个人的幻觉,通过传染,暗示给别人。
  8. 有关群体心理学的知识告诉我们,逻辑学论文在这一点上要完全重写。越多人证明的事件越不可靠。说某事是成千人同时看见的,这往往意味着事实真相与人们所说的大相径庭。
  9. 在群体中,蠢人、白痴和妒忌者不会再感到自己平庸和无能,而是产生了一种强烈、短暂却巨大的力量。很不幸,这种夸大往往会让群体态度粗暴,那是来自原始人的残余本能,而有责任感的个人因担心受到惩罚会有所克制。所以,群体很容易做出极坏的事情。
  10. 最能打动群体的总是其中最美好、最富有传奇色彩的那部分。如果对文明作一分析,我们就会发现,其实,最美好、最有传奇色彩的东西正是文明的真正支柱。在历史上,表面上的东西比实际的东西作用要大得多,非真实的东西总是压倒真实。
  11. 能打动群体想象力的东西都具有突出和清晰的形象,没有任何多余的解释,或者,只伴以某些美好或神秘的事实:一场伟大的胜利,一个不可思议的奇迹,一桩滔天的罪行,一个巨大的希望。要笼统地概括,而不要从头道来。小罪行和小事故即使有一百件也不能触动群体的想象,而一桩重罪,一个重大的事故却能深深地让他们感到震撼,哪怕后果远没有一百个小事故加起来那么严重。
  12. 影响大众想象力的不是事实本身,而是它所扩散和传播的方式。谁能影响群体的想象力,谁就掌握了驾驭他们的艺术。
  13. 事实上起作用的并不是制度,因为我们知道,无论是成功还是失败,制度本身都没有好坏之分。影响群体精神的,是幻想和词语。尤其是词语,那些虚幻而强大的词语,我们很快就会揭示其惊人的力量。
  14. 群体从来不渴望真理。面对他们不喜欢的明显事实,它们会转过身去,宁可把谬论奉为神明,只要这种谬论吸引它们。谁能让他们产生幻想,谁就能轻易地主宰他们;谁试图破灭他们的幻想,谁就将永远成为他们的敌人。

  转载请注明: 唐瑞平 乌合之众

 上一篇
理性动物 理性动物
如果你问一位正值排卵期的女士为什么买了条性感的裙子,她可能会给出一个近因解释,例如“我就是想尝试一下”或是“我今天心情不错”。这些解释有助于理解表面发生的事情,但并未提及为什么排卵会导致女性更想尝试冒险。在更深的终极层面,排卵改变女性行为
2018-09-08
下一篇 
清醒思考的艺术 清醒思考的艺术
幸存偏误. 不要光看成功者的辉煌,看到底有多少失败者,他们又死得多惨。 从众心理. 傻逼一死死一车——聪明人会独自去死XD 不要纠缠于沉没成本,不然你会越沉越深 互惠偏误. 人情债不好还,除非你真的想和某些人打交道,否则最开始就拒绝
2018-09-01
  目录